当前位置:主页 > 二手车 >

共促非洲之角和平发展(国际视点)

发布日期:2022-08-02 11:27   来源:未知   阅读:

  非洲之角地区近两年来安全形势吃紧,不时爆发冲突对抗,给地区和平发展带来严峻挑战。相关各方正积极开展一系列对话和行动化解矛盾分歧,为推动实现地区和平和解创造条件。近期,由中方倡议举办的首届非洲之角和平会议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举行,为进一步落实“非洲之角和平发展构想”提供平台和动力,受到地区国家积极响应和支持。

  非洲之角地处非洲东北部、亚丁湾南岸,连接亚、非、欧三大洲,广义上包括索马里、吉布提、厄立特里亚和埃塞俄比亚四国,以及苏丹、南苏丹、肯尼亚和乌干达的部分地区,人口约3亿。作为世界最重要的能源通道与贸易航线之一,非洲之角位置独特,发展潜力巨大。受军事冲突、外部干涉、极端天气、疫情肆虐等多重因素影响,地区热点问题时而激化升温,缓和地区局势、营造和平发展环境符合地区各国紧迫需求。专家指出,鉴于非洲之角局势牵涉政治、历史、民族等多重因素,只能从内部寻求解决方案。国际社会应该支持地区国家探索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用非洲人的方式妥善处理纠纷,共同营造非洲之角和平稳定发展的良好环境。

  近一段时间以来,非洲之角地区紧张局面有所好转。埃塞俄比亚北部安全形势趋稳。2020年11月以来,埃塞政府军与“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提人阵”)武装发生冲突,大量平民伤亡,另有数百万人流离失所。自今年3月25日埃塞政府军与“提人阵”执行无限期人道主义停火以来,冲突双方保持克制,均表态希望将停火转化为持久和平。不过,埃塞政府军与“提人阵”何时举行下一轮谈判仍是未知数,双方就省界划分及自治权益等核心问题的分歧依旧很大。

  与此同时,苏丹过渡政府已于今年5月30日宣布解除全国紧急状态,安全部队还释放了125名反军方抗议活动的被拘留者,为举行全国政治对线日,苏丹发生政变,全国随即实行紧急状态,此后数月间游行抗议活动不断,示威者经常与安全部队发生冲突。

  不过,该地区另一个国家索马里政治动荡持续,中央与地方政府间纷争不断。与“基地”组织相关联的索马里“青年党”依然活跃,导致当地恐袭事件频发。今年5月,马哈茂德第二次当选索马里总统,誓言引领国家走向和平与和解,将制定一项全国计划,实现首都摩加迪沙的安全是他执政百日的优先事项之一。

  埃塞俄比亚战略研究所国际关系和外交事务高级研究员梅拉库分析认为,当前,非洲之角地区整体处于动荡中的缓和期,“然而,地区国家内部及国家间诸多矛盾并未得到实质性解决,各方在积蓄力量并引发冲突的可能性依然很大”。梅拉库强调,国际社会应切实加大对地区国家的援助力度,努力缓解地区人道主义危机,同时应展开多种方式进一步劝谈促和,协助冲突各方找到和平发展的新路径。

  有专家表示,非洲之角地区长期面临安全问题,域内国家矛盾错综复杂,是政治、历史、民族等多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学者马汉智认为,造成非洲之角困局的原因千头万绪,既有殖民统治的原因,也有某些域外大国以一己之私粗暴干涉的因素,还有地区国家长期存在的国家治理滞后、政策失灵等问题,但核心还是发展问题。

  非洲之角地区超过3/4的人口依赖农业维持生计,但很多地方的农业基础设施落后,受气候变化影响巨大。今年上半年,非洲之角因连续4年缺少降水,遭遇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旱灾,索马里、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等国共有上千万人处于严重饥饿状态。时至今日,非洲之角的粮食供应很大程度上依赖国际援助。粮食短缺加剧了贫困问题,大量没有生存保障的贫民灾民容易受到诱导和蛊惑加入反叛武装或极端组织。

  非洲之角地区经济发展失衡问题不容忽视。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埃尔维·恩卡分析表示,随着非洲之角城市化进程加速推进,政府对城市及其周边地区的投入不断增加,但广大农村尤其是偏远地区得到的支持明显不足,导致城乡发展脱节严重,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这在肯尼亚、苏丹、乌干达等殖民历史较长的地区国家表现比较突出。另一方面,受历史、民族等因素影响,政治上占主导地位的民族地区在经济发展方面受益更多,政治上处于边缘地位的民族地区发展滞后,导致后者产生“剥离感”。

  受多重因素及外部势力影响,非洲之角国家政府综合治理水平相对有限。为了抵御外部压力和内部族群分离主义,部分国家强化国家权力,给外界提供了指摘的借口。

  “域外国家的强势介入使本就动荡的非洲之角局势更趋复杂。”苏丹战略安全专家哈迪·阿卜杜·巴斯特表示,美国长期以来试图从政治、安全、军事、经济等各方面对苏丹等地区国家进行操控,加剧了地区动荡局势。近20年来,美国以反恐和推进新自由主义经济为名,影响甚至主导了非洲之角的政局演变,造成地区动荡更为频繁。

  梅拉库认为,美国是酿成非洲之角动荡的关键外部因素,此次埃塞政府军与“提人阵”的冲突加剧,以及近几年苏丹政局的不断演变,背后都与美国的强势干预有直接关系。不久前,美国宣布重回索马里,将以数百人特别行动队的形式存在,名义上是帮助新政府打击恐怖组织“青年党”。但美军也会在索马里北部尚未被承认的索马里兰地区驻军,这无疑给该国的持续稳定再次蒙上阴影。

  另外,非洲之角经济一体化程度不高,各国之间如何形成资源合理有序分配一直考验地区国家的政治智慧。例如,尼罗河的水资源管理问题,一直是非洲之角多个历史时期的主要安全议题之一,相关各国由此引发的矛盾及冲突长期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眼下,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与域外国家正在和非盟等地区组织和相关方进一步加强协调,共同为推动非洲之角和平和解发挥建设性作用。联合国非洲事务研究员阿卡德尔·穆罕默德表示,非洲之角国家的不少冲突,既有民族历史矛盾,也涉及不同政治团体利益,短期内很难得到彻底解决。国际社会应该为达成政治解决方案而作出更大努力。

  近期,非盟在赤道几内亚首都马拉博召开了人道主义特别峰会,发出面向国际社会的认捐呼吁,以帮助深受危害和政府更迭影响的15个非洲国家,其中约一半国家涉及非洲之角地区。对于认捐活动的实际效果,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表示,国际社会加大人道主义援助力度至关重要,可以拯救生命,“但它只能治疗表面症状,无法医治更深层的病根”。

  作为非洲之角地区国家共同的朋友,中国始终致力于促进该地区和平、稳定和发展。今年初,中方提出“非洲之角和平发展构想”,协助地区国家更好应对安全、发展、治理三重挑战。近期举办的首届非洲之角和平会议即是落实“非洲之角和平发展构想”的重要步骤之一。非洲之角各国支持中国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纷纷表示会议的召开恰逢其时,为地区国家提供谈判解决分歧的新平台。“全非新闻网”刊文称,中方提出的“非洲之角和平发展构想”是中方为完善非洲之角安全治理贡献的智慧方案,将极大助力地区和平发展进程。

  俄罗斯当代国际问题研究所专家弗拉基米尔·涅日丹诺夫表示,中国一直都坚持认为,解决冲突要善于找到合作发展的基础,合作促发展有助于巩固谈判成果,从而减少军事对抗的可能。

  梅拉库高度肯定中国在推动地区事务解决方面的建设性作用。他表示,非洲之角地区国家都表示愿意继续同中方开展战略和务实合作。在共建“一带一路”框架下,地区国家正积极与中方不断深化在基础设施、农业、教育和民生等方面的发展合作,并收获了实实在在的利益。当前,蒙内铁路和亚吉铁路的辐射效应正在显现,地区间国家利益的深度捆绑将有助于地区延续稳定发展势头,“共赢发展才是非洲之角实现长久和平的原动力”。